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31|回复: 0

【走进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一朝邂逅银世界,一生一世痴心人。——龙米谷。

[复制链接]

784

主题

927

帖子

360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06

社区QQ达人

发表于 2014-7-10 23: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米谷在一丝不苟的往头饰上镶饰品
    编者按:   
    苗族服饰之美,首当其冲的无疑是通身闪耀环佩叮当的银饰。这些千变万化精美绝伦的银饰背后,暗藏的是苗族银饰工艺大师们毕生的心血。他们通过这些银饰,将苗族这个古老民族的历史文化和生活习性传承下来,成为一个民族发扬传承的宝贵财富。
    而在湘西凤凰县山江镇黄茅坪村,就有这样一个在苗族银饰光芒背后默默付出的人。不管你什么时候去拜访,他总是在一个不足10平米的小小“工作室”里忙碌着。带着一副黑框老花镜,刻板、溶解、定型、压模、制图、拉丝、焊接、捶打、洗刷、装饰等二十几道银饰制作的工序,手法娴熟有条不紊,必要的时候还要拿出显微镜查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块块银片在他的手上开出千姿百态的“花”,走出湖湘大地,走向五洲四洋,在世界各地闪着耀眼的光芒。
    他就是龙米谷,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银饰工艺传承人,50多年如一日的沉迷在苗族银饰制作工艺的传承与发展上,无怨无悔。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一起走进凤凰县山江镇黄茅坪村龙米谷的家,听听他荣耀与光芒背后的故事。
                                            

全神贯注工作的龙米谷
                           
一双巧手  让白银在指尖千变万化

    77日,是一个美丽的日子,笔者带着对苗族银饰的无限向往去凤凰县山江镇黄毛坪村赴一场特殊的邂逅。龙米谷正是这场特殊邂逅的主角。
    去的路上,心一直揪着。从各方面得到消息,龙米谷先生的身体有些欠佳。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山江镇。下车后,见到了在路口接我们的龙炳周(龙米谷的小儿子),很顺利的到了龙米谷的家。
    走进堂屋,见到了一袭薄衫的龙米谷,见我们到来就要站起来迎接。因为之前了解到龙米谷的身体状况,我立刻走过去让他坐下。在了解了我们的来意之后,龙米谷跟儿子说要穿上咱苗家人自己的服饰接受我们的采访。看着站起来有些吃力且行动有些迟缓的龙米谷,我连忙劝住了他。
    简单的交谈中,发现龙老说话十分缓慢且口齿不是很清楚,想要表述很长一段话显得十分吃力,我说话都变得慢和小心起来。为了不让龙米谷太累,转由龙炳周来讲述父亲的故事。
龙米谷出生于苗银工艺世家,祖辈父辈都是当地有名的银匠。从小耳濡目染的龙米谷十二岁就开始跟父亲学艺,相学相长,一沉下去就是50多年。
    “制作银饰,精细二字尤为重要,精神要高度集中,是一件很累很费神的事情。”龙炳周说。苗族银饰图案华美且各有寓意,其中常见的图案包括龙、凤、蝴蝶、游鱼、飞龙、花等等。而在做这些之前,最初要做的便是图案花纹的刻模。父亲所用的模,都是在坚硬的钢板上完成的,力度、深浅、刀工都十分讲究,力道重了,捶打银片时很可能穿洞,力道浅了,图案又錾不清晰。需要十分成熟的技艺,稍不留神,刀锋走歪,模板就无法补救。只有像父亲这样的老银匠,脑中有形、心中有图,才能达到这个境界。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可做不了这个细活。
    龙米谷是个要求很高的人,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的任何一件大小饰品破坏自己的原则。他要求自己手中出去的银饰,必须对得住自己几十年的手艺。苗族银饰的工艺流程很复杂,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纯手工制作的,对技艺的要求十分严格。就算是一对小小的耳环,都要经过熔解,定型,压模,制图,剪切、雕刻、拉丝,焊接,洗刷等二十几道工序,将近十万个动作,才能完成一件纯手工的银饰,很费精力和心血。龙炳周告诉我们,父亲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经过不分昼夜的制作将白银变成一件件美丽的饰品的时候。

    50多年来龙米谷积极学习、努力创新,对作品总是精益求精,所以他的作品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他的多以纯银为主要材料,纯手工制作而成,做工精细、构图别致,创意新颖,款式多样、民族特色鲜明,大部分取材于农村中的自然动植物造型。在保留了苗族银饰原始古朴的传统特色技艺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因此,有着十分浓厚的地方风味和民族特色。其制作的银饰代表作品《龙公帽》和《龙母帽》先后由山江苗族博物馆、九福堂苗族博物馆和华南农大艺术学院博物馆收藏。苗族著名歌唱家宋祖英在凤凰拍摄《苗山明月》MTV时佩戴部分银器也是由龙米谷制作。此外,龙米谷的作品还远销贵州、松桃、深圳等全国各地甚至走出了国门。



虽然身体不好但还是闲不住的龙米谷

                                 
一颗痴心  沉醉银世界里执恋一生

    在我跟龙炳周聊天的时候,龙米谷挪着他行动稍显迟缓的身体迈着蹒跚的步子为我搬来了凳子。我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采访,而忘记坐下了。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我瞬间呜咽。我连忙转过身说谢谢,扶着龙老在沙发上坐下。本很想跟龙老说话,但想起他说话吃力的场景,便不再忍心。
    回到桌前,我正准备说什么。龙炳周却抢先说了。“父亲一生钟爱银饰,钟爱自己的手艺,所以他对关心他和他的银饰的人也有着特别的喜爱。”
    去龙米谷家之前,看过许多关于他的报道和照片,图文中龙米谷精气神十足。如今却为何身体欠佳?原来,早在2010年,龙米谷突发脑溢血,当地的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差不多是放弃治疗了。但是,龙米谷孝顺的4个孩子决定一定要将父亲救回来,便前往长沙湘雅医院治疗。那年,龙米谷在重症病房躺了一个多月,最终又回到了儿女们身边。医生都说能救回来算是奇迹了,他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支撑才能有这样的奇迹出现。儿女们其实都知道,龙米谷是放不下舍不得他的银世界。
    为了给龙米谷治病,几个儿女花光了积蓄,但儿女们脸上始终都露着笑容,父亲在身边,就是莫大的幸福。家里的土石房矮小破旧,狭窄潮湿,为了让父亲能够有个好的休养环境,龙炳周在银行借了十万元贷款把自家的土石房推到重建。现在一家人住上了两层楼的砖房,居住环境有了一定的改善。一楼大厅的一个小小角落,变成了龙家人新的“作坊”。

    龙米谷现在恢复的还不错,能够独立行走,意识也很清晰,只是行动略显迟缓,口齿略不清楚。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他对银饰的痴恋。儿子龙炳周现在已经是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银饰工艺传承人,他在制作银饰的时候,龙米谷总在旁边看着。做的不好便用他缓慢的语速给儿子指点。就算不在旁边,雅也是远远的注视着儿子,看看他会不会出什么纰漏。他对小儿子龙炳周的要求跟对自己一样严格,在龙米谷的教导下,龙炳周的手艺迅速的成熟起来。
    龙米谷生病之后也坐不住,一天他总是要敲敲打打的忙活一阵子,家里人一开始不让,但后来实在阻止不了就随他去了。龙炳周说,我们一天最多只让父亲做半个小时,因为银饰制作太费脑力和心力,我们不想让父亲有一点点的压力,父亲的病情稳定是我们最乐意见到的。希望父亲能够早日恢复到之前的状态,这样我又可以跟父亲继续学习。
    采访中,龙米谷硬是要为我们展示一下制作苗银的过程。但是出于对他身体的考虑我们只让他展示了焊接和装饰两个过程,龙米谷也算遂了愿。龙炳周说,父亲从来都不愿意看到来客不能真正的看到苗族银饰制作的传统工艺。所以,今天我们是阻止不了他的。他就是这么执着的一个人。
    现在的龙米谷始终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他希望有一天自己又可以坐在小小的“作坊里”与自己钟爱的银饰为伴。我想,对于像龙米谷这样的银饰工匠来说,制银不仅仅是一种谋生手段,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需要。在湘西苗区,在小小的“作坊里”,潜心錾刻着苗族的图腾与记忆。



                       
                龙米谷接受湘西生活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专题采访

                              一个愿望   让民族工艺永世传承

    苗族是一个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古老民族,它的历史文化传承便归到了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身上。要是到哪一段岁月中断了,那么这个民族的某些历史文化就永远的埋没了,后世之人也无从探究,这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采访中,龙米谷可以很清晰的讲述自己这50多年来的经历,他翻开有些泛黄的报刊和书籍,指着上面意气风发的自己,情到深处还时不时的挥动双手比划。他说,以前他什么都能做,现在做不了了,他现在最大的欣慰就是小儿子龙炳周终于沉下心来专研自己的技艺了。
    以前龙炳周总是嫌银饰制作这个活儿不新潮,不赚钱,三天两头又跑出去打工了。现在,随着凤凰旅游业的飞速发展,政府对民族工艺的重视和保护,苗族银饰的发展传承之路似乎能够看到些希望了。所以他决定接下父亲的接力棒。
    采访间隙,竟发现龙米谷还不满6岁的孙子跟着妈妈在捶打已经剪好的银饰。这些捶打好的银饰还要合起来才算一个半成品,捶打也是银饰制作的一道工序。龙家媳妇儿告诉我们,这个小孩子是自己喜欢捣鼓这些,每次他们做活的时候,他都会在旁边帮一些力所能及的忙。
    看到这些,我们似乎可以找到一些安慰。龙米谷一生的技艺有了后继之人,苗族历史文化有了传承之人。但龙炳周却有自己的担忧。他说,父亲虽名声在外,苗族银饰也随之扬名。但是,到现在为止,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父亲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作基地。平日里他们做活也就是在家里的用砖头和模板撑起来的一个角落里。老一辈的工艺大师们在慢慢老去,而新一辈的年轻人却不愿意以此为业,很难找到学徒来学习和继承这样一门古老而又肩负传承民族文化和历史使命的技艺。希望政府可以加大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加大投入,开设民族工艺展示示范基地。搭乘凤凰旅游业这辆快车,将真真正正的苗族银饰推向市场。
    “要是遇上大订单,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在规定的时期内完成。”龙炳周告诉我们,之前一个深圳的老板要订做两百多万的银饰,但是由于要求比较高,很多初学者和一般的银匠根本达不到要求,而龙炳周又不愿意以次充好而坏了父亲的名声,坏了苗银的名声,所以最后这笔订单无奈撤销。要是我们有一个成规模的作坊,有一群技艺过硬的人,也不会错失增加经济收入和宣传苗银的好机会。说到这里,龙炳周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和遗憾。
    但是现在又看到希望,近两年来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做了很多的工作,经常下来听取我们的意见建议,让我们感受到了政府的关怀和支持。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也就是我父亲的愿望。希望政府能够更加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工作,重视非遗传承人继承人的培养,加大在技艺培训上的投入,让民族瑰宝永世长存,而不是在千百年后,一个民族的记忆无迹可寻。

这个用模板和砖头搭建起来的小小角落  就是诞生了无数精美绝伦的银饰的地方

刻模、捶打、剪样、过程 龙炳周早已卸下年少轻狂  潜心专研技艺


全套的苗族银饰所需要的各种饰品

龙米谷不到6岁的孙子 干起活来却已是有模有样
龙炳周的妻子也在帮工

实在忍不住也上前试了试  但是工具好像都不听我指挥
栏目采编与龙米谷合影留念
    离开之际,龙老一直把我们送到了大路口,一直在跟我们挥手道别。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别离时竟然也有揪心的不舍。我转过身挥别龙老,心里默默地祈祷着,愿龙老身体健康,早日康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 雄网 ( 湘ICP备13002840号-2 )     

GMT+8, 2017-5-23 11:13 , Processed in 0.17574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